嘉颐助红斑狼疮患者赴乌克兰助孕之旅

客户简况:   简女士38岁  红斑狼疮患者,曾自怀后流产   谭先生40岁  精液检查合格   简女士是厦门本地人,是同事小余去医院陪诊“捡”来的客户,她患有红斑狼疮,合并重度的子宫粘连,在2015年曾经自怀一次,但在4个多月的时候流产了。医生判定她的情况,再怀孕危险性非常高,会出现多种致命性并发症,且再次流产的概率很高,所以他们夫妻放弃自怀的道路转而寻求第三方助孕。   乌克兰助孕   2016年他们就在网上了解了美国助孕,也考察了国内武汉和广州的地下实验室,近百万的费用让这对小中产家庭望而却步,何况医疗没有百分百,经济实力无法支撑再刚需也无能为力。直到在医院遇到陪诊的小余才知道有乌克兰助孕这回事。高性价比的乌克兰助孕再次燃起了他们夫妻求子的渴望。   我在公司接待他们之后,让他们马上再做一套生殖系统的最新检查报告,男方的精子质量还不错,女方是AMH3.1,卵泡数量也挺多,我一边让他们咨询国内医生关于红斑狼疮患者促排的禁忌,一边把她的病情发到乌克兰那边的医院进行评估。好在双方的医生都给出可以促排的建议,前提是关于女方原有使用药物不能停。尤其是乌克兰IPF医院曾经做过5例同类型的,给简女士夫妻极大的信心。   乌克兰助孕   2019年1月,简女士和谭先生从厦门飞北京,再从北京搭乘乌克兰国际航空飞往基辅。下飞机后跟着人流来到基辅机场柜台,照着服务公司提前提供的入境离境单样板填好入境表,过安检后取完行李在机场2号门准时见到了我们乌克兰同事叶莲娜。   第二天一早,叶莲娜就带他们来到IPF医院。IPF医院是一栋的三层建筑,是本地知名度较高的综合性医院。接待他们的是Palamarchuk医生,开了常规的检查之余,Palamarchuk医生还针对简女士的情况做了详细的询问,并告知促排取卵有可能出现的风险。   来到基辅的第13天,简女士总共取出了16个卵子,成功受精12个,PGS后留有四男五女,9个可供移植的胚胎,情况比预想的好很多,简女士个人身体情况也良好。他们夫妻商量一致决定先移植一男一女。在他们返程回国后的第三个月,医院传来代妈移植的照片,幸运降临,代妈验孕成功。后续的B超显示,这是一枚小公主。   乌克兰助孕   2020年1月14日,简女士的女儿在乌克兰产院出生,赶在海外疫情爆发之前,他们顺利回国。她告诉我:    “去乌克兰是我们在绝望中抓住的最后一点希望。真可惜没有早点遇到你,也非常幸运这次助孕之旅很顺利,没有想到我还能拥有自己的孩子,也许是上天锤炼,真的非常感谢你们。”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hbgerat.com/sgzy/496.html

原作者如果认为本站侵犯了您的版权,请告知,我们将立即删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