乌克兰助孕案例:南京夫妇采访实录

背景:林女士是高龄备孕,此前在国内试管多次失败后转而找国外助孕的,第一次接触嘉颐好孕的时候刚好是她第四次试管移植失败,好孕顾问汇整了他们夫妻的所有资料,并联系国内三甲生殖科的医生为他们制定备孕的饮食运动计划,2019年他们赴乌克兰自卵助孕,2020年代助妈妈足月初产下3450g男宝,一切顺利。

小编:您是什么情况需要要去助孕的?您先生的态度是怎样的?

林女士:我在2013年的时候第一次怀孕就宫外孕了,那时候完全没经验,发现的时候比较严重了,当时就切除了右侧输卵管,之后就再也没有怀上,就去我们南京妇幼做试管,从2015年到2018年前前后后了移植了四次,除了第三次移植生化妊娠,其余的都没有成功,医生说是我子宫环境不好,导致胚胎无法着床。当时我也是精疲力尽,还要上班,后来我老公在网上看到助孕的新闻,我们就开始着手寻找助孕方面的信息。

乌克兰助孕案例采访录

小编:为什么选择去乌克兰助孕,没有选俄罗斯或者美国?

林女士:这个也是缘分,我最早在知乎上看到一个人分享她乌克兰助孕的经历,非常详细,现在应该还能找到那个帖子。我私下请教了她,自己也在网上做了很多功课。也对比了俄罗斯,美国,甚至国内的地下助孕也了解了,最后还是觉得乌克兰性价比最高,毕竟这几年在试管上花了不少钱,手里的预算不多。

小编:我们都知道中国人的传统观念很深,接受助孕的毕竟在少数,请问您的家人支持你们夫妻这个选择吗,他们是如何表态的?

林女士:当时我和我老公决定去助孕,准备得七七八八的时候,就开始和家人说。我娘家人还好说话,我爸妈都是老师,挺开明的。主要是婆婆,她文化程度不高,很难理解助孕这回事,也怕家里亲戚闲言碎语,一看要花三四十万,肯定也不乐意了,主要是我老公弟弟有两个儿子,她也不缺孙子了,所以不着急。

但是我和我老公当时已经下决心了,毕竟这是我们自己的事情,而且也都是自己掏钱,公婆也没帮忙,在我们坚持下,婆婆也没再说什么。其他亲戚朋友,除了关系特别好的,别人一概都没告知。

小编:当初备孕最艰难的是什么时候,现在还能想起当时做试管的感受吗?

林女士:最艰难的啊,让我想想,其实就是焦虑的心情,我是83年的,很多同学孩子都上小学了,我那么多年都没要上孩子,而且来来回回跑医院,有做过试管的人都知道,这个过程多么繁琐,而且我还要上班,不过好在我们上班时间很灵活,领导也知道我的情况给了很大的自由。我看很多人在群里都说取卵疼,打夜针疼,其实这些身体上的疼对我来说还好,最难的是一次次尝试,一次次失望而回的那种心情。尤其是我弟媳妇怀二胎的时候,在家里自然会攀比,失落是难免的。

我记得最后一次移植去验孕的时候,心里很紧张,害怕验不到HCG又怕像上次一样生化妊娠,最后搞得自己精神要奔溃了,这个过程时间,精力,金钱的巨大投入,最后一场空,这让我很难过。

 小编:你有没有想过助孕也可能不成功,最后人财两空?

林女士:这个肯定有想过啊,做过试管的都知道这个事情不是百分百成功,但是还是想努力一下,毕竟我的AMH数值还好,有3点多,老公精子情况也很好。而且我看网上很多人分享自己成功的经验,所以我还是很有信心,我老公也很好,在备孕这个事情上一直积极站在我这边,这是我能坚持去海外助孕的重要因素。

 

乌克兰IPF医院

小编:您是如何选择乌克兰助孕的代理机构嘉颐好孕的?对他们有什么评价?当时也对比了其他的代理吧?

林女士:嘉颐就是之前网上的那个人推荐的,其实除了嘉颐,我还加了大概三四个同时做乌克兰的代理做对比,其中有两个是乌克兰个人代理,都有给几千欧元的返现,不过我还是比较谨慎的,觉得企业代理会靠谱一些,后来来嘉颐实地考察之后就确定了,助孕毕竟是大事,周期长花费巨大,找个靠谱代理会放心一些,哈哈,嘉颐应该给我广告费

小编:去乌克兰您选择了哪家医院?是如何做决策的?

林女士:确定了乌克兰代理之后,当时好孕顾问小嘉给我推荐彼奥、IPF、瑞德三家医院,最后选择了IPF,因为这三家价格差不多,但是当时彼奥人很多,现在想来真是幸运,我老公很偏向彼奥的,后来我听群友说彼奥快经营不下去了,很多人的进度都被拖着,所以还好当时没选彼奥。瑞德是因为网上的资料比较少,其他几个中介也都没推,不大放心,所以最终定下IPF医院。另外还考虑到IPF是综合性医院,想着会有点保障。

小编: 在乌克兰医院签约然后促排到移植验孕成功?这个过程是否有遇到困难,最后您都是如何解决的?

林女士:我是19年春节去的乌克兰,我们夫妻都和公司多请了一周多的假,那时候天气冷、去的人也比较少,总体还是顺利的。IPF那个光头老板亲自和我们洽谈,嘉颐乌克兰办事处的服务人员莎莎中文也很好,总体来说没有太大的障碍。就是促排打针的最后一天肚子感觉涨涨的,后来问了医生,没什么太大的问题。后续就是正常的取卵、受精、养囊,当时也想过实在不行就捐卵了,不过还好我们自己有8个可以移植的胚胎。

后来第一次移植就验孕成功了,我们很高兴,感觉乌克兰人真的好生养啊,整个孕期也是战战兢兢,直到宝宝足月,我知道努力了这么多年终于看到头了,真的好高兴。

小编: 到乌克兰接孩子的时候,第一眼看到宝宝是什么心情?

林女士:我和我老公都很激动,在医院等代妈妈生娃的时候,第一眼看到宝宝,有点手足无措,毕竟第一次当妈,感觉好丑啊,这是我们的儿子吗?后来做亲子鉴定,和我老公的基因有99.5%的吻合。

之后就是各种手忙脚乱得带了一个月的娃,后来旅行证之类的手续办完,回国了就感觉解放很多了,婆婆负责带孩子,家里还请了一个做家务的阿姨,大体上还是一切顺利。比较麻烦的就是回国航班那十几个小时,在飞机上照顾娃比较辛苦,不过相比之前的备孕过程,这都不算啥。

乌克兰接宝宝回国

小编: 带宝宝回国后家人都是什么状态?

林女士:亲戚朋友都知道我们回来了,都来看宝宝了,慢慢的圈子里的人差不多都知道了,也有一些怀孕有困难的朋友来问,其实现在大部分人都能理解助孕这个事情,婆婆原来不接受,现在看到宝宝也是很高兴的,毕竟是自己的孙子。

小编:整个的助孕过程花费多少?您还会想助孕要二胎吗?

林女士:我们当时选的是IPF4.8万欧元包成功的套餐,按照当时的汇率医疗部分差不多三十六七万人民币,其他杂七杂八的费用加起来,总的花了四十二三万。还是很花钱的,但是结果是好的,二胎要看能不能赚到钱咯,虽然还剩有胚胎但现在乌克兰助孕也涨价了,过几年再说吧。

 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hbgerat.com/sgzy/503.html

原作者如果认为本站侵犯了您的版权,请告知,我们将立即删除